热门关键字:
王克非:翻译——文化的结晶与媒介

翻译对于文化有双重意义。
其一,翻译作品是思想、文化的结晶。翻译是在语言平台上进行的,而语言是思想文化的载体。不说所载内容,就是载体本身也都赋有文化内涵,并在词汇、语义、语用、修辞等多个层面体现出来。当翻译使两种语言发生转换时,原有内容多少发生变化,载体则完全改变,形成新的结合,也就是两种语言文化的结晶。
其二,翻译作品是他语言文化与本语言文化之间的媒介。译作进入异域,必与新文化环境发生关系,或融合,或抗拒,或若即若离,或衍生蜕变,但无论何种际遇,都会不同程度地使两种文化联系起来,成为它们之间的一个永恒的媒介。
我们说翻译是文化的结晶,还有一层意义,那就是它的价值。从历史上看,翻译大多是从异域吸取有价值的思想文化之精华传入本族文化,并长久地深层次地影响本族文化。像我国古代的佛经翻译,不仅给东方社会带来了新的宗教思想、人生哲理,也带来了新的语汇、概念和文学形象。后来的传教士从事的宗教和天、地、数、理方面的翻译,也间接和直接地输入了欧洲的科学文明。中国近代史上以翻译作为媒介的事例就更多了。如严复的八大译作,《天演论》、《原富》、《群己权界论》、《法意》、《名学浅说》、《社会通诠》、《群学肄言》、《穆勒名学》等,分别是政治学、经济学、法学、逻辑学、社会学等领域的重要著作。他的翻译使西方有价值的进步思想比较系统地传输到中国。所有这些译作都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原作,它们在新的社会文化环境中产生了新的价值和意义,是新社会文化圈里的一分子,成为两个文化的结晶。
我们说翻译是文化的媒介,也有另一层意义,那就是它的启动因素。翻译是文化发展、文化交往的产物,也是促使文化繁荣和变异的要素。翻译使文化具有了杂交的优势,所形成的翻译文化是本土文化同外域文化互动的结果。例如美国诗人翻译家庞德曾“翻译”了不少唐诗,其译作虽历来多有争议,但在美国诗歌发展上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可以说是引发了新诗运动。唐诗也因此在异国他乡获得新生命,或生命的延续,尽管这生命已然不是原来的样子。在中国和日本的近代文学中,也有此类翻译效应。如早期莎士比亚戏剧的翻译,就基本上是编译、节译性质的,甚至语言、装扮、布景等都本土化了。但它们也起到了激发本土文学文化的作用。翻译小说也一样,不仅在数量上启动了创作小说,而且在形式上、内容上都提供了有益的借鉴,给本土小说创作从思想内容、社会作用到形式体裁和表现手法以极大的影响。中国新文化运动时期的诗歌、戏剧等文学形式的发展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外国诗歌、戏剧等的翻译借鉴,这些都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上一页12 下一页

来源:作者:本站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