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席代岳谈《罗马帝国衰亡史》的翻译

您是怎么想到要翻译这部巨著的?

  席代岳:朱理乌斯·西泽(大陆译作恺撒)是译者心目中的英雄和毕生最崇拜的人物。中学时听牧师讲《新约·马太福音》第二十二章:“西泽的物当归西泽,神的物当归神”;后来读到但丁的《神曲》,把谋杀西泽的布鲁特斯和卡休斯与出卖耶稣的犹大,打入地狱挂在撒旦的獠牙受永无止境的惩罚,这才稍稍领悟中世纪的基督教文明,西泽和耶稣分别代禳人治和神治的象征意义。朱生豪所译莎士比亚《西泽大帝》,布鲁特斯在杀死西泽以后,向罗马市民发表演说:“我这样做,不是爱西泽爱得少,而是爱罗马爱得多。”这种把西泽和罗马相提并论的雄辩声调,更能衬托出一次历史悲剧的鲜明风格。年轻时代真正令人兴起豪迈千古的雄心壮志,还是西泽在齐拉会战,击败法那西斯以后送到元老院的告捷文书:“余来,余见,余胜。”大丈夫腾马九州岛,决胜千里者,亦复如是。译者在1998年从军中退役,独子前往美国读大学,随着去烧饭照顾他,内子留在台湾赚钱养家。在美期间为了打发时间,译出《西泽战记》,2000年由台湾麦田出版社出版,从此展开笔耕的生活。

  译者之所以要译《罗马帝国衰亡史》,主要原因是从小喜爱读书,也可以说是爱读闲书,对历史更是情有所钟,数十年来所读不下千本之多。当然对于《罗马帝国衰亡史》更不会放过,曾经读过台湾出版的三个版本,都是简译本、节译本以及来自日本的转译本,感到非常失望,等到译完《西泽战记》,就开始不自量力,亟想冒险一试。恰好有一位老朋友周浩正在书局任职,承蒙他的推荐,才找到愿意出版的公司。

  您在翻译这本著作之前,花了多少时间准备?

  席代岳:本人于1959年进入台湾陆军官校第三十二期,到1998年从联合联务总司令部提前一年半退休,在军中服务将近四十年,基于个人的爱好、教学的需要和工作的性质,对于战史的阅读从未中断;还有就是译者对宗教抱着强烈的好奇,无论是基督教、佛教的经典,始终兴趣盎然,尤其是时子周先生译的《古兰经》可以说非常熟悉,这些读物才是翻译这部书最重要的准备工作。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准备工作我无法达成,那就是翻译本书要精通拉丁文和希腊文,这在台湾是不可能的奢望。拉丁文的单字可以借重字典以外,整段的文字只有放弃,希腊文就更不要提了;事实上在《罗马帝国衰亡史》本文里面,只有注释才引用拉丁文和希腊文的原文,即使舍弃,也可以说影响甚微。

  真正的准备工作在于两方面,一是参考书籍的搜集:凡是与罗马帝国有关的中文书籍,译者带了一百多本前往美国,因为看中文毕竟比读英文要快捷得多。当然在翻译的时候,几乎每周都要跑图书馆,初期是内布拉斯加大学图书馆、林肯市立图书馆,后来是明尼苏达大学图书馆和明尼阿波利斯市立图书馆,最后是波士顿市立图书馆。不仅自己找各种文献,有时还要麻烦馆方人员协助,这方面的工作极其顺利,只要提出问题,馆方人员都非常热心,好像感激你能给他表现的机会。二是译名索引的建立:译者在译书之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将全书将近三千多页的原文,上面所有的人名地名全部先译出来,制成索引以备查询。翻译过程中虽然会随时修改译名,接着的动作是立即全书订正。像这样一本大部头的历史典籍,如果没有完善的索引,可以产生多如牛毛的差错。事实上译者与编辑发生争执,绝大多数出在人名地名的认知,何况我对译名非常坚持,不愿轻易改动,以免出现前后不符的谬误。
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

来源:作者:本站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