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翻译的故事:田德望

鲁迅曾将翻译工作比喻为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窃得火种,而现代中国的一切重大进步也确实离不开翻译的启蒙。本书是对于文学翻译工作的一次认真的盘点,收入了近七十位翻译家的动人故事。现从中选出八则,分两期刊完。

  田德望:我与《神曲》

  《神曲》是但丁的代表作,是一部以诗人自己为主人公的史诗,以游历过程和见闻构成了《地狱篇》、《炼狱篇》和《天国篇》三部曲。这部恢宏的史诗,早在我读中学时就有接触,当时通行的是钱稻孙翻译的《神曲一脔》,钱先生幼年随父母侨居罗马,归国后陆续将一、二、三曲译为骚体,在1921年发表在《小说月报》上,译文典雅可读,可惜后来他搁置未续。

  进清华大学西文系后,得以阅读到英译本《神曲》,对这部作品发生了更大的兴趣,于是我选修了一位英国教授用英语讲授的《神曲》课,这位教授精通意大利语,而且酷爱《神曲》,我毅然中断已学了两年的法语,在这位英国教授的指导下自学意大利语。进了清华大学外国研究所后,我继续自学意大利语不辍,不久便能阅读英国出版的英意对照的《神曲》了。我作研究生毕业论文时,用英文写了《但丁〈神曲〉和弥尔顿〈失乐园〉中比喻的比较研究》,获得了好评,顺利通过答辩,同时还获得了意大利的奖学金。在吴宓教授的建议下,由清华公费派我去意大利留学,在佛罗伦萨大学师从莫米利亚诺教授继续攻读但丁和文艺复兴时期文学,获博士学位。在如此长久的求学生涯中,我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学成以后,一定要从原文翻译《神曲》这部传世之作。

  我1939年回国,以后一直是以德语教授身份在大学里讲授德国语言文学,没有机会教意大利语言文学。从 1921年钱稻孙第一个翻译的《神曲》之后,又有六种中文译本问世,但除了钱译的之外,都是从英、德文版本转译的。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的周扬同志希望外文所所长冯至物色一位译者,认真重译《神曲》。冯至当即决定聘我为“特约研究员”,专门从事《神曲》的翻译工作。

  长期以来,国内一直都没有二战以后最新出版的、包含有最新研究成果的版本可供我翻译。可巧的是1982年,国际意大利语言文学学会会长勃朗卡教授来中国访问,冯至介绍他来北大与我会晤。通过交谈发现,我俩竟然都是莫米利亚诺教授的弟子,于是一见如故,他当即答应回意大利后给我寄一套意大利但丁学家翁贝尔托·波斯科和乔万尼·雷吉奥合注的《神曲》。后来我在翻译《神曲》时,译文和注释主要是根据这个版本。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来源:作者:本站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